收藏 | 投稿
注册 | 登录

庄子与雪莱之间竟然有共通之处

世界上的事是变化无常的,只有心中有“道”的人,才能面对生死泰然处之,坐观风云的变幻。
    近日夜里常翻阅《庄子今注今译》。心里就不得不佩服陈鼓应的学问。看一本好书,就像吃一碟美味的菜肴,越吃胃口越好,非得要吃完才能停嘴。读书也是如此,一本精彩的书,看过了的还要时常再回味一下,不到看完,是放不下来的。
    不几天前,读到庄子的《天下篇》,不能算是很懂其中道理,但籍着陈鼓应这本《今注今译》,也许可以猜出其个半吧。无论怎么说,庄子对人生的恍惚,天地的浑浊,以及人生的生死之观,倒是着实使我震撼,读罢并自觉在这样的圣贤先知面前,渺小得可怜。因吾等之辈,当下常说的自以为是的类似哲理的口头禅,其实先贤们早在两千多年前就已讲清楚了。
    世界上的事是变化无常的,只有心中有“道”的人,才能面对生死泰然处之,坐观风云的变幻。且听庄子在此说:“芴漠无形,变化无常,死于生于,天地并于,神明往于!芒乎何之,忽乎何适,万物毕罗,莫足以归,古之道术有在於是者,庄周闻其风而悦之。”
    庄子所谓之“道”,在今日也可说是超乎了宗教涵义的,应该说是一种精神境界的泛指吧。世事的变化无常,不仅是现象,也是规律,就像“天要下雨,娘要出嫁”那样不可以人的意志为转移,却可发生得如此唐突无常。
    最近又在业余时间翻译雪莱的诗歌。今日正值这位浪漫诗人的诞辰,读到他的一首诗,《变化无常》,越读越有味道,就翻译出来了。没有想到,雪莱这位年轻的诗人,竟与庄子的思想有如此的呼应。

变化无常

——雪莱

我们如浮云遮掩了子夜的月亮,

多么地悸动,它们敏捷,闪光又摇曳,

以光芒四射冲破黑暗,然而一瞬间,

夜幕笼罩,他们就此永远陨灭。

也像被遗忘的竖琴,走音的弦线,

用不同的声响回应着变幻的弹奏,

在钎弱的琴躯上,每次的转变,

都不会使基调和音符重返旧拨。

我们歇息,梦幻籍着威力毒害睡觉;

我们清醒,游思遐想污染整整一天;

我们感应,想象或者思索,哭泣还是欢笑;

无论拥抱忧伤,还是抛弃我们的关怀爱恋:

全然一样!- 因为无论是喜还是悲,

返回的路程依然是来去自由:

人生的昨天不会是它的明天重来,

除了“变化无常”,一切都不会停留。
 

    读完雪莱的诗,再看陈鼓应对庄子那段话的注释:“恍惚茫昧而没有形迹,变化而没有常规,死呀生呀,与天地并存,与造化同在!芒芒昧昧到哪里去,飘飘忽忽往哪里走,保罗万象,不知归宿,古来道术有属于这方面的。庄周听到这种风尚就喜好它。”
    看来庄子的“变化无常”是一种现象,因为他是有“道”的寄托的。雪莱在这里比庄子更“宿命”一点,因为他在诗里说:“无论是喜还是悲,返回的路程依然是来去自由……除了变化无常,一切都不会停留。”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用户名: 验证码: 点击我更换图片